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氏草堂

驶向我理想、宁静、快乐的心灵港湾!

 
 
 

日志

 
 

小说——斑鸠求爱记(续6)  

2010-09-21 16:4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年后的“大斑鸠”承载着三哥和三嫂淳朴的爱情,走向全国,冲出亚洲,飞向世界……

                                      斑鸠求爱记(续6) 

冬天飘然逝去,春天来了,乡村的田野展示了它的全部风姿盛装,芳草遍地,繁花似锦。蓝天下几朵白云缓缓的移动着,春日的风,吹过来一阵阵沁人肺腑的鲜花芬芳。就在这春意盎然的季节,阔别家乡十八年的我,来到了县水电局门口,门卫拦住我问,“同志,你找谁?”,“我找林志。”我答。门卫马上客气了许多,“你请进,我给你联系,他抓起电话,“喂!林局长吗?门口有人找你……”我按照门卫说的门号,敲响了局长办公室的门。

“请进。”屋内传出浑厚的男中音。

“是我,老九。”我推开房门,一位四十开外的中年男人迅速的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 “九弟,什么风不你吹回来了?这么多年也不回家看看。时间过的真快吆,转眼之间十七八年过去了……三哥老了。”他从柜子取出茶叶给我沏茶时,忽然回过头来问我,“对了!你是我结婚的那年走的吧?”

“是呀!你那天早上可没有为我送行吆。不过,新婚之夜贪睡,我理解。”

三哥笑着说:“老九,你走了这么多年,说话还像小时侯一样顽皮、没正经。你没变,连走路的姿势都和小的时候一样。”

“江山易改,秉性难易嘛。”我说。

 “三哥,我听说云儿考上了大学?”

“是的,是西安交大!”三哥说这个话时脸上洋溢着自豪。

“三嫂她现在好吗?”我问。

“嗨!她现在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鸟枪换炮了!人家现在是老板台、高背椅、出门坐轿车的鞋厂大老板。那像你三哥这么没出息,一月千把块钱,骑着个破自行车……”

听完三哥的话,我着实吃惊不小,这个当年相貌平平的小女人,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真是士别三日,应当刮目相看唠!我当即说:“三哥,她这只美丽的画眉还不是你这只斑鸠抓出来的,你好眼力约。”

“呵呵……我什么眼力?还是人家的本事呀。”三哥显然在夸老婆。

“三哥,看的出你很爱三嫂。”

“老夫老妻的了,还说什么爱不爱。过日子吗,塌实就好。”

 “三哥,大伯、大娘去世的时候我不在,两位老人走的好吗?”听到我问大伯、大娘,三哥脸上显露出激动的心情,他说:“老九啊,我的两个老人在去世前生活的很幸福。这都是你三嫂的功劳。自从她进门,对两位老人无微不至的照顾,岂是我这个儿子能做到的……我父亲卧病在床的那些日子,洗屎接尿,她什么脏活没干过,可她从来没讲过一句怨言。我母亲去世前糊涂了,出去不知道回家,回家后不知道吃饭,你三嫂把她找回来,还给她喂饭。那几年,她照料父母,看儿子、做农活,可累坏她了。可我呢?为了拿公家这几个工资,骑着自行车满世界的颠簸,那有时间给老人家尽孝,更没时间替你三嫂分忧,惭愧吆!”

“三哥,你不必自责。如果你当年找个细皮嫩肉的城里姑娘做老婆,可能没有二位老人晚年的幸福。我佩服你淳朴、务实的思想。正是这个思想,带来了一家人的幸福。三哥,难怪村里人给你起了斑鸠的绰号,你做事、找老婆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了不起!”三哥被我称赞的不好意思起来。他向我摆摆手说:“别这么说,有没有好老婆,还要看缘分嘛。假如没有缘分,你有好思想也是白搭嘛。”

“三哥,你说缘分我信,如果不是你到她家吃饭……哎!你还得告诉我,三嫂她是怎样办起鞋厂的,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呐!”

“还不是被生活逼出来的嘛。”

“谁逼的?是你呀?”

“有我逼的成分。”三哥说起了他辛酸的日子,“十多年前,我一个月六十多块钱的工资,除了全家老小穿衣吃饭,还要给老人治病,日子过的捉襟见肘。没办法,你三嫂走上街头摆地摊赚钱补贴家用,摆了些日子,她嫌收入不多,就收了地摊开了个饭馆。可饭馆需要她从早到晚后守在那里,家里老人、孩子没人照顾,开了一个月就转让给别人了。后来,她发现修鞋子好,这个活没有时间性,有空就修,没空就不修,甚至还可以在家里修村里人送来的鞋子。她向一个四川师傅学了几天,就买了修鞋工具……一个偶尔的机会,你三嫂在街上认识了一个四川来的制鞋匠,就拜这人为师,学习做皮鞋。她这个人心灵手巧,做的鞋既可脚、式样又好,定做的人很多,她一个人忙不过来,就萌生了办厂的念头……把父母送上山以后,我帮她从信用社贷了二十万块,这个厂就办起来了。嗨!这全是你三嫂一个人折腾的……鞋厂的生意很好,去年,她带着自己生产的几箱鞋去参加了广交会,居然受到老外的青睐,一个德国鞋商把带去鞋全买了,还说,如果试销的好,明年广交会签合同定货。这下,掉足了她的胃口,回来没白没黑的和技术人员研制新产品……累坏她了,”

“三嫂真了不起呀!”我由衷的称赞!

“三哥,我急于参观一下三嫂的鞋场。”

“那好,我带你去。”

到了鞋厂,首先映如眼帘是以张兰兰名字命名的金字招牌:张兰鞋业有限公司。进了鞋厂大门,一个穿着工服的姑娘看见三哥带着一个手提包包的人进来了,转身跑回办公室,“张总,林局长给你带了个客户。”

“那来的客户?”三嫂问。

 我大声的吼道:“什么客户,是海南讨债公司派来的讨债的。”“讨债?”她急忙走出办公室一看究竟。出现在我面前的三嫂,一身整齐洁净的兰色工装,脖子上歪系着紫色小方巾,挂着白底黑字的胸卡,微胖的身躯,俨然一个职业女性的派头。她用迷茫的眼神打量着我。三哥急了,“兰兰,你连九弟都不认识了?他今天刚从海南回来。”她马上醒悟过来,“哟!你变的我都认不出来了,我进门的那会儿,你才小学五年纪,是吧?可现在,高头大马的……”我点点头。

“来就来吗,还吆喝自己是讨债的。我欠你什么债呀?”她娇嗔的说道。

小说——斑鸠求爱记(续6) - 孤帆远影 - 孤帆远影cript%22%3B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28%27head%27%29%5B0%5D.appendChild%28s%29%3B%0D%0A">

“你当然欠我的债唠。”我故作镇静的调侃她。她有点认真,“老九,我进门第二天你就跟伯父走了?”

“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告诉你吧,你欠我的人情债。”

“人情债,这我更不懂了?”

“你难道忘了,新婚第一夜是谁让你最先见红的?是我!老九。”

“快不要瞎说了,你不怕三哥……”三嫂脸上泛起了红晕。

“怕什么,事实吗。新婚的那天夜里你一声‘疼死我了’是怎么喊出来的?”她猛一下回过神来问我:“这么说,床单下的蒺藜是你放的?”

“不是我,还有谁来关心你呀。”

“原来是你整治我的?你这个小鬼头,把我背上扎了十几个血点子,把新床单都染红了。怪痛的。”我马上接口说,“这不是我让你最先见的红又是什么?人常说,见红有喜嘛,你和三哥结婚十八年,儿子十七上大学,一天都没耽误。你俩对面就下,还不是我给你恭的喜好。这就是你欠我的人情债,懂了吧?”

 三哥此时插话说:“哎呀!老九,原来是你干下的坏事?我说吗,那天夜里闹完房,你看着你三嫂坏坏的笑……你真稳,一点破绽都没露出来。嗨!我还以为是调皮的陈三儿放的,第二天我还对他吹胡子瞪眼的。没想到是你呀,哈哈……”

三嫂红着脸说:“老九,你干的这事,可把我干死了。让听墙根的人到处替我传播,村里人一见我,就对着我喊一声‘疼死我了’让我难为情了多少年?”

“对啦!当时你一声‘疼死我了’的叫喊差点没把听墙根的人笑死几个。”说到这,我用手遮住嘴巴在她耳边悄声说,“三嫂,人家还以为三哥着急,床上的动作太猛了呢,嘿嘿……”

“他说什么?”三哥急着追问三嫂。

“问什么,狗嘴里还能吐出象牙来?”

“哈哈……”我笑,三嫂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三哥边笑边说:“好你个老九,见了嫂嫂就没个正形。”

我反驳他说:“我没正形,想想你是咋样整治嫂嫂的,给周嫂针线蓝里放死蛇,给尤嫂捉个蚂蚁放进脖子里,这都是跟你学的。”

“好!好!你比我好。我认输,行了吧。”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兰兰,咱们说点正事吧。老九在南方工作,见多识广,趁他在,帮咱们给参谋一下鞋子改牌子的事,你不是嫌原来的兰花牌小气吗?”

三嫂说,“是要起一个叫的响、打的出的好牌子。要打入国际市场,原来的牌子不行,太女气。九弟,你就参谋吧。”

   我急忙推辞说:“三嫂,我没接触过商业,参谋得了吗?”

 “参谋得了。老林,你不是说你想好了一个名吗?你先说出来,让九弟听听。”

“我是这样考虑的,咱们的鞋厂座落在定军山下,我看就叫定军牌吧,既是牌子名也向顾客揭示了生产地点,你们看怎么样?”

三嫂望着我……我用手拍了拍后脑勺,突然来了灵感,“三哥、三嫂,以地名为牌子名有局限性,咱们的鞋要销往全国,打入世界,没看过《三国演义》的人怕不知道这个地名。我看不如叫‘斑鸠牌’好。”

三哥一听先急了,“你这个老九,这是我的绰号,怎么能当牌子呢?。”

我刚要辩解,三嫂先发言了,“绰号咋不能当牌子呢?我同意老九的意见,就叫‘斑鸠牌’。这个名字响亮,有个性,好的很!”

听三嫂赞同,我有点飘飘然了。我对三哥说:“对斑鸠,三嫂是体验最深的。想当年,你这只从天而降的斑鸠拦路求爱,吓的三嫂差点晕了过去。‘斑鸠牌’不仅是产品的牌子,而且记载了你和三嫂的爱情,有意义。”

三嫂接着说:“老九说的有道理,你那独特的个性,除了我这个傻婆娘,哪个姑娘接受得了?南方的鞋子有富贵鸟、红蜻蜓,我们北方有个大斑鸠,北方和南方对着干,有竞争性。老林,你说呢?”

  三哥回应说:“照你们说来,我的绰号还成了宝贝呢,那就叫‘斑鸠牌’吧。”

我鼓掌说:“好!定军山下的斑鸠,要红遍全国,冲出亚洲,飞向世界!”三哥和三嫂听了我的赞词,笑的合不拢嘴。

“张总,现在该是你给我还帐的时候了。”我指了指饿的扁扁的肚子。

“是该还帐了。走!咱们去汉中的鑫海大酒店 。”

           三嫂熟练的操作着她的红旗牌轿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