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氏草堂

驶向我理想、宁静、快乐的心灵港湾!

 
 
 

日志

 
 

小说——他的堕落谁之过(续4)  

2013-07-14 07:2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我和四哥刚从餐厅用餐回来,一个年纪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敲门进来,“林书记……”见林峰和一个陌生人在一起,他很警觉的用目光扫了我一眼,“林书记,这……”

“贺军啊,这么早找我干什么?”

“林书记,我想向你汇报……汇报杨……”他把口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林峰见状急忙对他介绍起我来,“贺军,这是我的九弟林帆,刚从新疆来的,你有话直说,不必躲躲闪闪的。”他又扭头对我说:“小弟,这是我的秘书贺军。”

贺军听说我是林峰的弟弟,一步跨到我面前,和我握握手,“我不知道你来,没有提前来看你,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见到你很高兴!”我说。

“其实,我听林书记说起过你。夸你高大英武气宇轩昂,今日相见果然如此,你看看我这个头,在你面前矮了半截。”

“贺秘书,你说那里的话,个头高矮有什么呐,你不必客气。”

“林书记,今晚我请客,请你们俩在醉乡楼喝酒。”

“行,不过,我可要喝茅台的吆,哈哈……”林峰爽快的答应了。

“四哥,咱们不要麻烦贺秘书了,何况……”我推辞道。

“老九,你不必推辞,这个面子是要给贺军给的。”他接着问贺军,“小贺,你一大早来找我,有急事吧?”

“有事”贺军松开我的手转身走到林峰面前。“林书记,我昨天去了趟县委组织部,见了王部长。”

“你是跑杨利红调动的事儿吧?”没等贺军开口林峰已经猜出来了。

“是的。”

“王部长怎么说。”林峰急切的追问。

“王部长说,组织部原则上同意你对杨利红的举荐……可是杨利红思想上还有些顾虑。”

“她顾虑什么?一个小小的民政助理,一步晋升为正科级,还有什么顾虑?”

“她不是这个意思,她说她在文革期间对你……怕你报复。”

“报复?”林峰顿了顿说:“小贺,你今天去趟杨家山,找杨利红谈谈,你告诉她,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重要的是今后。今后只要她配合我的工作,做好她该做的事,我不但不会报复她,还会继续培养她,送她上党校,向县妇联继续推荐她不是没有可能的。”

“林书记,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会让她消除思想顾虑的。”

“去吧。”林峰对他杨了杨手。

贺军出门后,林峰对我说:“老九,你可别小看了这个小贺,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当年,我被红卫兵囚禁在城郊鸭儿塘,贺军是看守我的红卫兵之一,是他冒险把我写给你四嫂的信送到你四嫂手中。你四嫂才知道了我囚禁的地点……当夜,二哥、三哥带着村里一帮年轻人。拿着钢钎、木棍,连夜把我救回家……如果不是小贺送信,你今天就见不到我了……”

“四哥,在那个荒唐的年代,草菅人命的事随时发生。谢谢这个贺军,是他让你活了下来。”

“我复出后第一个感谢的就是他。要不,他一个小学生当的了我的秘书?不过,这小子为人诚实、办事灵活,算我没有看错他。”

“四哥,你之恩图报我没说的。可是,贺军刚才和你提到的那个女人你啥破格把她,还把她调到你的手下?”

“老九,这是工作需要嘛,你何必产生疑问。老实说,就是这个女人在文革中,纠集一帮不明真相的学生,打我、骂我,往我脸上吐口水,险些要了我的命。可我不能因为私人恩怨而漠视一个人的能力。贺军救过我我提拔他,杨利红打过我,我照样提拔她。物尽其用、人尽其才,这有什么不好?”

“四哥说的是。”不过,他的这番话并没有真正说服我,我了解他的性格。他外柔内刚,不是一个轻易原谅别人的人。特别是伤害过他、在社会上做过坏事的人更不容易得到他的谅解。他岂能轻易原谅这个作践过他的坏女人?一定是另有隐情……我是他弟弟,对他的行为我不能视而不见,有责任劝导他,于是我说:“四哥,四嫂是教师、画家,算得了一方名人。她有知识、有教养,我们都很敬重她。你可不能为了这个女人而伤害了自己的好女人。”

“老九,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话音未落,一个脑满肠肥,西装革履的人进来了,“林书记。”

“哦!赵老板,你来了,请坐。”林峰热情的招呼他。

“林书记,这是……”他的目光射向我。

“嗯,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小弟,从新疆回来……”

 “哦,原来是令弟。失敬,失敬!”他上前和我握了握手。转身对林峰说:“林书记,实在对不起,本应为你弟把酒接风。可我今天下午要去西安。估计要二十多天才能回来。”

“接风就不必了,我弟明天就要走。赵老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赵老板从皮包里取出一幅画卷,“林书记,我这里有一副古画,想请你鉴赏鉴赏。”他顺手展开了画卷,“林书记,请看。”

林峰端详了一番惊讶道:“哎呀!这可是郑板桥的名画《瘦竹图》,你看这竹子画的竿细,节粗,很能体现郑板桥的个性。左下角还有郑板桥四句著名的言志诗: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珍品、稀世珍品哦!赵老板,这么珍贵的古画你也敢拿出家门啊?”他望着他问道:“老赵啊,你哪来的这幅好画?”

“林书记,不瞒你说,我的老祖宗在乾隆时期做过一任知县,是他老人家留下来的。”

“这么说是你的传家之宝了。”林峰说。      

“林书记,只可惜我们目不识珠,有眼不识货。昨天,我妈打扫卫生,把这幅画随手扔进柴火堆里。不是我及时检出来,还不被我妈祭了火神?林书记,你出身书香世家,学识渊博,只有你能看出这幅画的珍贵,这叫做慧眼识珠嘛。”

“这幅画的技法和上面提的四句诗很符合郑板桥的风格,是真迹。赵老板,这是一幅珍贵的古画,你拿回家好好保管。”说着,林峰把画收了起来,“赵老板,你拿好。”

赵老板没有接,他摇摇手,“不不不!林书记。我只有小学文化,也不喜爱书画,看不出这幅画珍贵在哪里。要我看还没有新华书店里挂的美女图好看呢。我妈更不用说了,她要知道这幅画的珍贵,还不扔在柴火推里?林书记,既然你懂,加之你夫人是画家喜欢画。与其让它埋没在我家,还不交给你保管。这幅画只有在你这里,才能得到精心的呵护,将来才能流传后世,请不要推辞。”

我看的出,这人的狡猾,他明明是来行贿,为自己谋取利益。还假说自己不懂,我怕林峰真的收了,也上前帮助林峰阻止,“赵老板,这幅价值不菲的画。你不要送给我四哥,你接住吧。”

 “林先生,我不是送,是交给林书记保管。”

“赵老板,你还是自己保管吧。”我说。

赵老板看了看戴在腕上的手表,突然着急起来,“林书记,上火车的时间到了。这样吧,这幅画先放在你这里,我从西安回来后马上取回,帮我保管几天该可以吧?”

“那你走吧,说好,我只是帮你保管几天。”林峰道。

“林书记。我这次去省里顺便问下那块地的批文……”林峰没有搭腔。

赵老板走了,我说:“四哥,你绝不能收他这幅画。这人要毁你一生的清白。”

“老九,他是房地产商,无非是想多拿点地,但批地要党委集体讨论,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他贿赂我一个人没用。这幅画我只是暂时替他保管嘛?”他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不高兴。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