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氏草堂

驶向我理想、宁静、快乐的心灵港湾!

 
 
 

日志

 
 

小说——他的堕落谁之过(续5)  

2013-08-01 15:24:44|  分类: 小说——他的堕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下午林峰开会去了,我一个人沿着小街漫步,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哦!这不是和我分别多年的朋友陈之山吗?”我急忙追了上去,“老陈!老陈你等等。”

“哎吆老九!?”老陈回头见是我,急忙迎了上来,“你怎么来到我们这里呀?,稀客稀客。”

“我是来看我哥的。”我笑着说。

“你哥是谁呀?他怎么住在这里?”老陈好奇的问道。

“林峰,你们区的区委书记啊!他是我四哥。”

“噢……原来是他?”老陈的笑脸顿时由晴转阴。

我心里一惊,“怎么?我一提到林峰的名字他就不高兴?”我得一探究竟,“老兄,多年不见你该不会让我站在马路上和你说话吧?”

见我这么说,老陈的脸色恢复了常态,“那能呀,请请……”老陈带我走进了他简陋的宿舍。

我接过老陈沏来的热茶直截了当的问道:“老陈,看来你对我哥的印象不怎么好,我刚才提起他的名字你就不高兴?”

 “唉……”老陈长长的叹了口气,“老九,一言难尽啊。”

“老陈,咱俩可是多年的老朋友。你离开新疆那年,我去广州军校读马列没有给你送行,也不知道你的详细地址。这些年我一直在打听你的下落,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巧遇……这叫做踏破铁鞋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功夫呀。哈哈……”

 “这是缘分缘分嘛,呵呵……”老陈勉强的迎合着我。

“老陈,近年可好?”

“好什么好吆?”老陈痛苦的摇摇头,“老九,实话对你说,调回来后悔死了,悔不该当初不听你的劝告留在新疆……”

“老陈,这话怎么讲?调回家乡可是你朝思暮想的事情啊。”

 “可是……可是……我回来触了霉运啊。”

“触霉运?你触什么霉运?”我追问道。

“老九,你听没听人说过,当一个男人亲眼看见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干那种事就要倒霉的这句话?”

“听说过。你看到哪个了?”

“就是你四哥林峰,我们的区委书记林峰!”

“他和谁,和我四嫂?”

 “那是你四嫂?是和一个靠肉体贿赂领导的女人杨利红。”老陈顿了顿接着说:“老九,如果不是咱俩多年的老交情,我真不愿在你面前揭露你哥的丑事。”

“老陈,你说无妨。虽然我是他弟但我不会护着他的。”

老陈痛苦的回忆起让他沮丧的往事,“……那天中午2点半钟,因家里有事要我回家处理。我到区委找林书记请假……像往常那样,我毫无顾忌的推门而入……呵!眼前的一幕把我惊呆了!林书记正和一个女人赤条条的交缠在一起……我一脸尴尬的转身退出……紧接着屋内传出来林书记的怒骂声:‘陳之山!大中午的你跑到我这儿来找死吗?门也不敲……真他妈扫兴!’我羞愧难当还请什么假吆。”

“这个女人是谁,她怎会勾引上了我四哥?”

“这个女人就是杨家山公社的民政助理杨利红。”

“扬利红?”我若有所思的说:“是不是在文革中搧我四哥耳光、往我四哥脸上吐口水的那个女人?”

“是呀。”老陈瞪大眼睛问我,“老九,你怎么知道这个女人?”。

“老陈,我也是刚刚听说的……今天上午,我四哥让贺军去给这个女人跑调动,说要把她调到你门区来任妇联主任。”

“什么!林峰要把这个女人调来?”

“是的,她要调来,据说组织部都同意了。”

“天呐!这下更完了。如果他俩走在一起,就没有我的活路了。”老陈绝望的喊叫着。

“老陈,这个女人来与不来与你何干?你紧张什么呐。”

 “老九啊,你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蛇蝎心肠,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坏女人。据说,文革中整治林峰的那些坏点子都是她的主意……她曾是马向东的姘头,文革后民愤过大,为了保护她,马向东才把她放到偏远的杨家山公社当了民政助理员。”

“老陈,我四哥林峰亲自领教过这个女人的狠毒,按常理,他是恨她的,可今天早晨他对我说,他要唯才是举、不计前嫌,把有能力的人提拔到领导岗位上来,他平时就是这样做的吗?”

“老九,文革前的林峰是唯才是举,如今的林峰,可是唯美是举。只要漂亮女人愿意和他同床共枕,他会不管不顾的。”

“老陈,这么说来,这个女人很漂亮了?”

“漂亮呀!不漂亮那能让林峰不计前嫌呐?别看扬利红过了而立之年,但看上去她的面容要比她的实际年龄足足能小五六岁。她身材高挑,不胖不瘦,五官轮廓很分明,说不上沉容落雁却也风情妩媚,是好色男人见了走不动的那种女人。

“哦,原来如此。不知道我四哥是怎样和她勾搭在一起的?”

 “老九,这要从三年前说起……重新走上工作岗位的林峰,虽然失去了县委书记的宝座,但他还是县常委委员。一次,他率领人大、政协的部分工作人员到扬家山公社视察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当招待员扬利红把一杯龙井茶递到林峰手中时,林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就是当年让人打我,往我脸上吐口水的杨利红吗?”

他随口问道:“哎!你就是当年那个做审讯记录的女红卫兵吧?”尽管声音很小,但他声音里不乏几分威严。

林峰的发问让杨利红猝不及防,四目相撞的那一刻,空气稍稍有些凝滞,杨利红毕竟是经过文革锤炼的杨利红,心中一丝一毫的慌乱都没有在她脸上表露出来,“林书记,那个特殊的年代,我不懂事,你别介意……大人不记小人过嘛。天热,请你喝了这杯绿茶消消火。”

“当初你不懂事现在你懂事了?”林峰对她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迅速的扫射着眼前这个阿娜多姿的女人。看来时光没有白白的流失,时间给当年的女红卫兵增添了质量。仿佛汉字中的那个“媚”字就是为这个女人创造的。此时的林峰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果断,“杨利红,今晚八点公社招待所301见,你忙去吧。”

扬利红面对当年曾被她毁辱的县委书记,眼前的县常委、检查团团长,“我这个小小的公社助理员随时有被他掐掉的危险,不行,我要和他化解矛盾……”她灵机一动,媚气十足的说道: “林书记,明晚我准时。”

第二天夜里,在招待所301房间,林峰有意采花,杨利红有意献身抿恩仇,二人各有所图,当即勾搭成奸……那天夜里,林峰变着花样蹂躏杨利红,想用这种办法报复身下这个爽滑柔嫩的女人。恰恰相反,他的猛冲猛打不但没有填平杨利红的欲壑,反而让这个靠色相向上攀爬的女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她倾尽全力的迎合,让癫狂一夜的林峰从此和她她难舍难分……“老九啊!谁让我倒霉,鬼使神差的看到了林峰和杨利红在办公室里干那种事。”

“老陈,这是迷信的说法,你不必过度解读,倒霉和运气都是一个人的心态对某人、某事的感受……”

“老九,我不是感受而是真真切切的倒霉了。自从我看到他和杨利红干那事之后,他为了赌我的嘴,来了个先发制人,无故给我找岔子,大会小会呵斥我,批我,骂我,让我一天也不得安宁……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同事的冷漠,那些势利小人见林峰不待见我,不但见了我远远的绕道走,还对我落井下石,经常在林峰面前说我的坏话,让我蒙受种种不白之冤。我找谁说理去呀,呜呜……”老陈抑制不住自己悲愤的情绪,竟然在我面前哭起了心中的委屈,“老九呀,只要林峰和杨利红搅合在一起,我肯定没有好日子过,呜呜……”

“别哭别哭,老陈。不是我四哥不怕你说出去,而是你没有勇气想群众,向上级领导揭露他的丑事。他做下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何尝不怕你说出去?他先发制人的目的,还是为了堵你的口,不敢把你看到的真相说出去,即使你说出去人们也不相信,这正是他心虚的表现。老陈,今后的主动权仍然你的手里,关键是你要打消思想顾虑理直气壮的顶他、揭露他。我想他不但不敢报复你,还会收敛自己的行为,也许还会一反常态讨你好呢。”

“讨什么好呀,不整我我就知足了。”老陈止住了哭声。

“老陈,我四哥林峰他在用扭曲的灵魂报复这个社会。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共产党员、革命干部应有的品质。现今社会这样的干部何止我四哥一个,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把我们这个社会污染的脏乱不堪。老陈,我理解你的处境,希望你好,可有句话你该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在今后的日子里,即使你离开我四哥去其他地方另辟蹊径,你也很难找到你心目中的那一方净土。还不如你目前振作起来,和这伙人斗智斗勇。你要相信,正义终归会站上风的……

那天我们谈了很久,直到月上柳梢才依依不舍的分别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